<strong id="70xip"><s id="70xip"></s></strong>

      <output id="70xip"></output>
    1. <b id="70xip"><pre id="70xip"></pre></b>
      
      
      <listing id="70xip"></listing>
        <nobr id="70xip"><ins id="70xip"></ins></nobr>
          <xmp id="70xip"></xmp>

          搜索
          阜陽新聞網 首頁 平原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終身難忘的采訪

          2023-11-24 08:35| 編輯: 劉黎 | 查看: 5038| 評論: 0|原作者: 張國領

            人的一生中,總會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。到北京工作第三天,我受領了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:到武警天安門國旗護衛隊采訪,半個月內為當時即將試刊的《中國武警》雜志寫一篇頭題文章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萬分忐忑地來到自幼就無比神往的心中圣地——天安門廣場,每天跟著護衛隊的官兵往返于故宮到廣場旗桿基座之間的中軸線上,看護衛隊員迎著朝暉和晚霞,升降國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更出乎意料的是,在國旗護衛隊采訪7天,花5天時間寫就的報告文學《生命的旗幟》,得到《中國武警》總編輯的稱贊。當年底,我便由借調變為正式調入《中國武警》雜志社工作,實現了我的進京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是來自省武警總隊的基層新聞工作者,來北京之前做夢都沒有想過會住進國旗護衛隊宿舍,和那些高大武威、肩負著偉大使命的國旗護衛隊隊員,朝夕相處一周。在這之前,每天都是從電視里仰視他們,在萬眾注目中,邁著矯健整齊的正步,護衛著國旗,在天安門前升起億萬中國人心中的自豪。在我心目中,他們可都是每天出鏡的大明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采訪的那天是1996年的6月25日,而《中國武警》雜志是半年之后的1997年元旦才正式創刊,這就意味著試刊號正在等著我的文章作頭題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之所以選擇國旗護衛隊作為《中國武警》的首刊頭題宣傳,是因為那一年全國開展的國旗教育如火如荼。國旗護衛隊是最好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每天來參觀學習的人絡繹不絕,各大新聞媒體的記者云集于此,國旗護衛隊成了億萬人民眼中的焦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說實話,來國旗護衛隊采訪我心中是沒有底氣的,說自己是《中國武警》刊物的記者,可刊物還沒有誕生;說自己是總部派來的,可我又是總部臨時借調的。我擔心的是,像我這樣“名不正言不順”的記者,難以完成任務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果然不出所料,到了國旗護衛隊之后,隊領導的態度并不熱情,例行公事地把我安排到故宮午門外東側一間招待所里住下,他們便匆匆離開了。就這樣,我每天除了吃飯時和他們一起在食堂見面,再難見到人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為盡快完成采訪,我提出住在戰斗班里,和護衛隊員同吃同住,隊長一聽就笑了,帶著我來到故宮午門前東側的一排灰色瓦房前。大清時這里被稱為候朝房。走進一間通道形房屋,只見里面并排放著十張雙人床,中間沒有空隙。這是我見過的最擁擠的房間,那些一字擺開的床鋪,其實就是上下兩層的大通鋪。國旗護衛隊員都是一米七八以上的身高,這么擁擠逼仄的住處,他們每天如何上床、下床?如果遇到緊急情況又該怎么辦?彼此之間如何閃躲騰挪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隊長看出了我的吃驚和疑惑,就說隊員平常都是從床頭部位上下床,伏身躺進各自的鋪位。說完后他看看我說,你要住進班宿舍,那他們就要有一個人住到外面去。我一時無語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總編給我的交稿時間是半個月,他特意交代說,國旗護衛隊比較難寫,因為寫的人太多,寫出新意不容易。最后還強調了一句,試刊號的頭題就看你的了。意思明擺著,稿件寫不好,我這個借調人員,過一段時間還得回原單位去,若是寫好了,有希望被正式調到北京工作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時間緊,任務重。住下后我就急著找護衛隊的領導要求采訪他們,可每次得到的答復都是:沒有時間。這話不是敷衍,他們確實沒有時間,因為他們的生活日程表,白紙黑字在墻上貼著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夏日的升旗時間是4點49分,每天凌晨3點半全體隊員就要起床,在門口操場上訓練。盡管走路的動作、升旗的動作,他們每人都做過無數次,早已爛熟于心,做起來絲毫不差,他們每天還要在升旗前,按照儀式規定的完整要求,再訓練一個小時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接著是升旗時間。隊員們莊重認真、一絲不茍地完成任務收隊后,留給他們吃早飯的時間只有10分鐘。我自認為我這個老兵吃飯動作算是快的,可我還沒吃到一半,護衛隊隊員都已起身離開了餐桌。待我匆匆忙忙吃完飯趕到營地時,他們已經扛起禮賓槍走向訓練場。采訪得知,護衛隊的戰士在故宮門外駐守三年,95%的兵沒有進過故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天安門廣場上每天都有數萬人在觀看升旗,他們踏著這條連接過去與未來、體現中國建筑之美和文化之美的中軸線,看到的國旗護衛隊,步伐、擺臂、目光、槍刺,包括衣角衣襟都是整齊劃一的。所有的整齊劃一,都來自平日里一絲不茍的訓練,甚至是嚴苛嚴酷的程度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擎旗手是護衛隊的核心,對擎旗手的要求也分外嚴格。國旗的長度是5米,寬度是3.3米,重10500克。這樣一面旗幟,如果是風和日麗,扛在肩上沒有問題,但北京的天氣,刮風是常事,特別是到了冬春季節,幾級風都有可能突然卷來,這對擎旗手是個重大考驗。因為不管遇到幾級大風,他都必須保持身體的不歪不斜、不偏不倚,將旗幟以45度角的姿勢扛在肩上,正步向前。所以他的訓練更加刻苦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每天的升旗儀式,無疑是國旗護衛隊的高光時刻。凌晨3點半,佩戴指揮刀的警官、肩扛國旗的擎旗手、左右兩側的護旗手和全體護衛隊員就到達操場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清脆響亮的口令,伴隨著隊員腳上馬靴叩擊石板路的聲音,驚醒了古老故宮的一夜沉夢。此時的故宮中軸線,猶如一根緊繃的神經或琴弦,等待著力量與韻律的彈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采訪最后一天,我踩著一周內已經走了幾十個來回的中軸線,提前來到國旗旗桿基座下,在潔白的漢白玉欄桿旁,以我標準的軍人站姿,面向天安門佇立著,靜靜等待在護衛隊員簇擁下的五星紅旗出現在視野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知是偶然,還是必然,我的目光正好與天安門城樓上懸掛著的毛主席像上那深邃的目光,遙遙相望。那一瞬間,歷史的濤聲激蕩在我的心海,從南湖紅船到紅軍長征,從新中國的成立到改革開放,再到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,一代代共產黨人,將他們的遠見卓識、雄才大略和初心、宗旨,都凝聚在這面紅色的旗幟上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站在歷史和未來的中軸線上,我眺望著東方,不知不覺間,把自己的胸膛挺得更高,把自己的目光放飛得更遠,我感覺到了精神前所未有的振奮,我感受到了國歌聲響起的歡暢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如今,調到北京工作已經20多年了,我每年都會來幾次天安門廣場,重新走走中軸線。當年的官兵退役之后雖然不知去了哪里,但國旗護衛隊每天護衛國旗從中軸線上走向天安門廣場,正步183步通過80米寬的長安街,然后是二分零七秒那震撼人心的旋律,從來沒有間斷過。新中國是踏著這旋律走來的,國旗是在這旋律中升起的,祖國也必將在這旋律中走向偉大的復興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在國旗護衛隊采訪只是短短的7天時間,但我從中軸線起步的人生路,卻始終走得豪邁而正直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?。ㄗ髡呦抵袊骷覅f會會員,《橄欖綠》《中國武警》原主編)

          歡迎關注阜陽新聞網微信公眾號 : fynewsnet

          上一篇:夕暉

          全城最新資訊,盡在掌握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日本亚洲成高清一区二区三区,日本三级电影一区二区,久久婷婷色综合老司机,92看片淫黄大片一级